代孕饮食

栏目分类:

最近中国热议的代孕合法化,新加坡是怎么看待

  

  最近,官媒《人民日报》先是在2月3日发表了一篇题为《生不出二孩真烦恼》的报道,紧接着又在2月5日发了个题为《代孕合法,你支持吗?》的调查(此条微博已删),试探水温。

  这一下子就在微博上炸开了锅,基本上持反对意见的大多都是代孕女性,为代孕合法可能带来的自身权益侵害而发声。

  

  ▲微博上有关代孕合法化的其中一个话题阅读量已经达到近3000万

  《人民日报》的报道加调查发表于二胎政策全面开放的一年后,别有深意。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二胎政策全面开放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生的孩子还不够多,那么多房子以后找谁接盘?),于是试图通过“代孕合法化”这一话题将40岁以上,有一定经济能力,但生育能力却已大大下降甚至已经丧失的中年父母网罗进来这一盘大棋。

  

  微博上也出现了各种以代孕合法为前提描绘出来的各种场景,个个看的触目惊心,但站在现阶段中国国情考虑,却又觉得是那么真实。

  

  ▲点击查看大图

  对于代孕这件事儿,我本来是没啥特别想法的,毕竟正常情况下,代孕主要面向的人群有限,其范围限于但不仅限于,35岁以上无孕育能力,先天子宫缺失骨盆有问题,流产多次子宫壁太薄,还有同性恋者这些人,这部分人本来就不是多数群体,而且的确也有生育的合理需求。

  更何况就算现在代孕在中国不合法,网上也可以搜到大把的代孕公司信息,只不过目前能够消费得起的还是有一定经济能力的人,属于一个小众的地下产业(根据2014年的数据,中国每年有一万名代孕婴儿通过代孕的方式出生)。在这种情况下,代孕代孕母亲和缺乏生育能力的父母之间更多的是一种各取所需的雇佣关系,谈不上完全平等,但是代孕母亲的权益也谈不上太严重的被侵害。

  但是代孕这件事情一旦加以合法化事情就不同了,这一产业从地下走向了地上,在一个即便拐卖妇女儿童非法,但仍然屡禁不止的大环境下,武汉代孕如何能够保证育龄代孕女性的人身安全就变成了一个关注点。现阶段的那些代理孕母多是对金钱有一定需求而自愿做出选择,一旦这成为了合法的产业,将会有多少年轻代孕女性被迫沦为生育的机器?

  其实上面那张截图里所描绘的第一个场景其实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实的场景。在素有“全球代孕中枢”之称的印度,自从印度政府自2002年将商业代孕合法化之后,全国代孕产业年产值高达23亿美元之上。印度官方统计,在印度约有2000家代理孕母诊所,每年代孕接生的代孕婴儿数介乎2000-5000名。

  

  对于代孕,目前支持合法的国家其实并不算多,除了上面提到的印度,还有美国的部分州、欧洲的比利时、丹麦、匈牙利、罗马尼亚、芬兰、希腊、乌克兰以及俄罗斯等。

  在代孕合法的国家,法律规定,代孕母亲为试管婴儿的亲生代孕母亲,而提供精子、卵子的为其养父母,在签署代孕协议的同时签署领养协议。此外代孕者在代怀孕过程中出现并发症、婴儿出现先天疾病等等问题都要通过法律给予保障——此处敲小桌板武汉代孕提醒诸位注意,代孕者在代怀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以及代孕婴儿出现先天疾病等问题都是要通过严格立法保障的,在我看来,这是“代孕合法”的先决条件。

  而欧洲的法国、瑞士、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立法禁止代孕行为。在英国,代孕人工生殖是合法的医疗手段,但禁止商业性质的代孕,澳洲也有类似的法律法规——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化代孕是被禁止的,但是社会公益团体的代孕行为或是朋友之间的友情代孕则被允许。至于澳大利亚本地居民向海外机构寻求代孕服务,有些州允许,有些州则会对当事人处以巨额罚款甚至有期徒刑(敲桌板,可能要判刑哦!)。

  在新加坡,近年来生育率的持续低迷也让“代孕”这个灰色地带的话题多次被提上台面。不说不知道,其实新加坡人到国外去寻找代理孕母,已经有十多年历史了。

最近中国热议的代孕合法化,新加坡是怎么看待

  早在许文远还在任卫生部长时,就有回答过,“新加坡应该允许代孕吗?”这样的问题。

  

  ▲点击看大图

  以新加坡目前的立法来说,不管是作为人工生殖的手段,还是找代孕代孕母亲产子,都属于违法。但是如果这对夫妇到国外进行同类手术,生产后成功在国外登记为孩子父母,再返回新加坡,当地政府则未必会追究代母产子问题。当然,有代孕代理指出,新加坡的顾客以男同性恋伴侣为主,我的朋友前不久还在从美国回返新加坡的班机上,碰到了这样一对带着刚出生小宝宝的男同性恋伴侣。

  

  ▲《海峡时报》2014年8月10日刊文指出,新加坡人为了租用子宫甘愿付出六位数的代孕费

  对新加坡人来说,自从邻国马来西亚在2008年完全禁止了代孕后,泰国曼谷因其价格合理、医疗环境水准高成为了他们的首选之地。

  但在泰国和印度这两年来也相继立法收紧了代孕政策后,新加坡人可能会将眼光再次聚焦在中国的地下市场,毕竟虽然新加坡在人工生殖方面的技术高超(新加坡以及亚洲的第一个试管婴儿——一个健康的男婴诞生于1983年。1989年5月14日,第一例试管四胞胎平安诞生于康生医院,而这也是亚洲第一例全部存活的试管四胞胎。2000年12月,新加坡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例由冷冻卵子和冷冻精子进行人工受精术而诞生的双胞胎婴儿),但由于立法严格,在本地基本不可能找到愿意施行代孕手术的武汉代孕医生。

  至于中国在“代孕合法”的路上将武汉代孕如何走下去,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网友匿名投稿)

代孕妈妈
返回列表